一条绿领巾,让西安市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意外走红网络

文章来源:健康时报 2021-01-11 14:25

【字号 打印分享收藏
红领巾还有个“绿色版”?10月18日,“绿领巾”、“西安市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成为微博两大热词,该校要求差生佩戴绿领巾的新闻,引发网友激烈反对。其实,绿领巾源于20多年前上海少先队的“创新”,此后演变为两种不同性质的东西:一种是“队前教育组织”的标志,另一种则是区别优生差生的标签。

  【事件】差生戴绿领巾家长孩子都反感

  10月18日,“绿领巾”、“西安市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成为微博两大热词。据媒体报道,该校一年级学生中,一部分戴着红领巾,另一部分则戴着绿领巾,学生被分成了红、绿两类。有孩子称,“学习不好的才戴绿领巾。”戴绿领巾的孩子则抱怨“不好看,可是不戴的话老师会批评”。有学生一出校门,立刻取下绿领巾,装进书包。

  红、绿领巾不仅给小学生带来困扰,也引发许多家长不满,认为此举有伤孩子自尊。有家长称:“孩子年龄再小,也有自尊心。此举对孩子心理有极大创伤。”也有家长认为学校没有征求家长意见,此举欠妥。

  对此,校方表示,此举初衷是对孩子加强教育培养,并非有意区分好学生和差学生,“绿领巾的含义,是告诉他加油努力,争取下次戴上红领巾。”

  目前,陕西省少工委已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并要求西安市少工委等相关单位立即前往学校进行纠正。

  【争议】微博名人感慨孩子可怜教育可悲

  该校要求差生佩戴绿领巾的新闻,引发网友激烈反对。大多数人认为此举有伤孩子自尊,并强烈批评这种歧视差生的行为。

  截至昨日18点,网易新闻频道有超过10万人参与了此话题;新浪微博投票有超过7000人参与,其中超过80%的网友“强烈抗议这种做法”。少数网友则认为此举初衷不错,但方法欠妥。

  网友“寇小樵_Heidi”称:“这种变态的激励,怎会不扭曲孩子的心灵。”网友“神仙老陈”称:“在国外,这就是严重的犯罪行为。”网友“小飞斑比”认为,羞辱孩子不是教育,“激励教育不等于把孩子分出等级,更不能在一年级就给孩子贴上标签。”网友“爱喝花雕的猪”还调侃地发问:“小时候教导我们红领巾是鲜血染成的,那绿领巾是?”【我有话说】

  此事还引起不少名人的注意。姚晨转发微博并感叹:“可怜的孩子,可悲的教育。”


  专家说法:绿领巾不规范不利于孩子成长

  四川省少先队总辅导员 王渝平

  学校让小学生佩戴绿领巾的尝试有些欠妥,对孩子心理有较大创伤。红领巾代表国旗一角,是少先队员先进性的象征;这种绿领巾与红领巾形状相同,只是颜色不同,又有惩罚差生的性质,怎么能与之相提并论?

  《中国少年先锋队队章》中并没有“绿领巾”的规定,少先队作为全国性少年儿童群众组织,重要标志上有统一规范。这种做法不利于孩子对红领巾的认知与尊重,无疑是一种不规范操作。

  即使要激励孩子,也要先从保护孩子的角度出发,提倡“赏识教育”。绿领巾客观上已变相给孩子划分了等级,这容易影响孩子的进取之心,不利于心理健康。学校可以用更恰当的方式来激励学生,如给学生发徽章,奖励学生的优秀表现。

  红领巾代表国旗一角,是少先队员先进性的象征;这种绿领巾与红领巾形状相同,只是颜色不同,又有惩罚差生的性质,怎么能与之相提并论?”

  时评:请善待孩子的心灵

  张宇

  “再度走红”的绿领巾,让人无法不联想到武汉的五道杠。二者都是地方少先队的“创新”,也都备受争议;不同之处在于,五道杠是优生的“官帽”,绿领巾则是差生的“锁链”。

  姑且不论这些花样是创新还是山寨,也不论绿领巾象征的是鲜血还是幼苗,问题的关键不在于领巾的颜色,而在于颜色代表的意义――红色优生,绿色差生。我只想问教育者一个问题:你们把孩子当成什么了?

  孩子是流水线制造的产品吗?随你们贴标签,这个“上等品”,那个“不合格”?孩子是没有羞耻心的小动物?随你们盖章,这个“优秀”,那个“差劲”?

  孩子是人!而且他们的心灵比成年人更敏感、更脆弱、更值得保护!成年人的世界已经分出了三六九等、红黄蓝色,为什么还要用这些去污染原本纯净的童年?

  绿领巾应该被摈弃,是因为它生硬地将孩子一分为二,其标准只不过是成绩好坏。优生差生之分,历来是教育大忌。“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不好的老师。”唯成绩论的教育,本身就是失败的。

  好的教育者,应是用最大的爱心、耐心、细心,去发现、培育、发扬受教育者身上的闪光点,让善的光明逐渐消去恶的阴影。无数教育实践已证明,公开的表扬和鼓励,能帮助学生积极向上、向善。孩子没有成年人那样的自我调节能力,受到打击和歧视,只会让他们更加消沉。

  孩子的世界应该是多彩的,而不应该只有红、绿两种颜色。希望每一个曾经是孩子的教育者,善待身边孩子的心灵。
  新闻延伸

  绿领巾早有了而且有两种版本

  早在20多年前,国内就已出现绿领巾。此后,绿领巾演变成两种不同性质的东西。

  绿领巾的两种版本

  小红星儿童团款

  特征:像两片小幼苗 含义:祖国苗苗

  部分学校自创款

  特征:与红领巾形状一样,颜色不同 含义:差生佩戴

  原版绿领巾:始于上海“小红星儿童团”

  从1979年起,上海市虹口区开始试点建立队前教育组织。据虹口区区志记载,当地于1985年起在小学一二年级学生中成立小红星儿童团,“作为少先队预备队,受少先队领导,红星儿童佩带绿领巾”。

  共青团上海市委少年部则于1986年宣布将此举扩展到全市小学低年级中。这一举措,还获得建队50年“上海市少先队工作首创奖”。

  在后来的一些公开报道中,这一组织又被称作“苗苗团少先队”。上海每年还召开“十佳好苗苗”表彰会,到2008年已是第16届。

  少先队队章第十条规定,少先队员必须为“7周岁到14周岁的少年儿童”。让达不到年龄要求的小学低年级学生佩戴绿领巾,在过去被视为“少先队员预备期的教育形式”。但由于红领巾有其特定含义,二者不宜相提并论,不少地方的此类做法已被叫停。

  新版绿领巾:用于区别差生遭反对

  2001年至今,国内媒体上仍不时出现各地绿领巾的报道,遍及多个省市。其中,有一部分是“小红星儿童团”或“苗苗儿童团”形式,只在低年级学生中推行;另一部分则演变成了区别优生、差生的手段。

  例如,甘肃定西市临洮县第二实验小学从2003年起,把学生分为两部分,学习好的戴红领巾。学习不好的戴绿领巾。该校杨校长称,这是从上海、北京等地引进的“先进经验”。这样的做法在当时同样引发社会反对。

  2004年11月,共青团中央少工部相关人士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团中央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紧急追查绿领巾、粉领巾等“变色红领巾”。共青团北京市委相关人士也表示,“团市委是从来不支持、鼓励这种行为的。”现在,陕西省少工委同样对此表示了坚决反对。

  绿领巾也让人联想起今年5月的热门新闻,武汉少先队总队长的五道杠。

  对于这类不符合少先队队章的“创新”,全国少工委已下发文件,明确要求少先队基层组织设置和重要标志必须规范统一;如有创新做法,需经省级少工委上报全国少工委研究同意后开展探索。
Copyright © 1999-2016 HealthTimes All Right Reserved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均可到网上咨询,向全国专家提问!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