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物质女”,“拜金女”,大多数是她们内心缺少安全感

文章来源:健康时报 2021-02-02 11:26

【字号 打印分享收藏
 这两年,电视婚恋相亲节目火的一塌糊涂,据说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收视率一度直追《新闻联播》,我亦不能免俗,频频出没于此类节目当中,当然,我不是去相亲,而是作为情感作家去出谋划策,当当“红娘”。

  在节目中,我经常遇到一些语出惊人的女嘉宾,她们直言,来相亲就是想嫁个有钱人。比如有一个节目中,有位月收入不足3000元的幼儿园老师就坦诚,她要找的老公必须月入超过3万元,否则一切免谈。我就很担心,这样的老师教出的小朋友将来会不会也很“物质化”?还有一期节目中,有一位自称是模特的高挑美女更是口出恶言,她宣称要找的另一半是“有车有房,外加父母双亡”,据说这样可以免去婆媳相处的烦恼。

  当然,这其中,最出名的还是在《非诚勿扰》中以一句“宁在宝马车上哭,不在自行车上笑”爆得大名的马诺小姐。媒体把这些眼睛里只剩下钱的女孩称之为“拜金女”。

  其后,以郭美美为代表的个别90后,更是在微博上大胆傍款,高调炫富。一时间,“有个干爹当男友,保时捷轻松就拥有”的说法甚嚣直上。

  一个专写红色经典电视剧的编剧跟我说,看了现在很多婚恋相亲节目,觉得《白毛女》应该重拍:过去是黄世仁想霸占喜儿,喜儿满世界躲藏,因为忧心如焚外加营养不良,变成白毛女;现在世道变了,是喜儿哭着喊着要嫁黄世仁,黄世仁却遍寻不获,最后喜儿担心自己变成“剩女”,一着急结果成了白毛女。

  所谓“拜金女”也好,“炫富女”“毒舌女”也罢,在饱受媒体的口诛笔伐之余,也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经济学家郎咸平认为,现在的社会对年轻人缺少公平成长的机会,整个社会上升的渠道被少数人给掌控了,读书难,就业难,买房难成了困扰80后90后成长的新“三座大山”,本来竞争空间就狭窄,女孩子在读书就业收入方面又受到歧视,从而处于劣势。没办法,靠自己奋斗没机会,只好寻靠山找机会。也就是说马诺们都是“逼良为娼”的结果。

  郎咸平是从社会学来看“拜金女”现象,如果从心理学出发,所谓“物质女”,“拜金女”,大多数是她们内心缺少安全感,从小缺少父母的关爱,长大后又缺少男人的真爱所致。说穿了,这是一种潜在的自卑心理,因为自卑,就不够自爱,因为不够自爱,就特别需要金钱和物质来填补。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拜金女和炫富女都是从小家庭环境不太好、或者生长在破碎家庭的女孩子。

  我听一个电视台的编导爆料,马诺刚走红的时候,去电视台录节目,根本没有宝马接送,她是直接“搭乘公共汽车”去的。

  如果把人的内心比喻成一只杯子,这只杯子需要东西来填满,否则我们的内心始终会空空如也,我们就会缺少安全感,就会空虚迷茫,就会不知所措。来填满我们心灵之杯的要么是精神,要么就是物质,精神主要指的是爱,包括父母之爱,男女之爱,物质则包括金钱、房子等等。如果我们的杯子装满了爱,我们就不会被金钱侵袭,反之,杯子里没有爱,我们就需要金钱来弥补。

  亦舒有本小说叫《喜宝》,里面这名叫喜宝的女主人公有句名言:“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得不到,我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这句话道出了很多女孩的心里话,也是“拜金女”层出不穷的心理根源,她们真的很缺爱,为了不使自己的心灵之杯继续空虚下去,她们就需要大把的钞票、洋房、名车、名包来装饰。

  马克思有个说法:“意识形态这块阵地,无产阶级不来占领,资产阶级就要来占领。”同理,心灵这块阵地,没有爱来滋润,一切物质的元素就要来侵蚀。

  所以,面对拜金女、炫富女,我们需要的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教训她们,辱骂她们,而是从心理上情感上关心她们抚慰她们。首先就是从父母入手,父母无论经济多穷困,工作多繁忙,都要从小给孩子足够的关爱和理解,告诉她们这个世界上只有真爱是无敌的,否则,孩子小时候缺钙,成长中少爱,哪怕将来遇真情,也只能是歇菜。
Copyright © 1999-2016 HealthTimes All Right Reserved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均可到网上咨询,向全国专家提问!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