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项心理研究能阐释如何从瞳孔大小的变化来窥探一个人内心的各种

文章来源:健康时报 2021-02-03 11:09

【字号 打印分享收藏
瞳孔的收缩和扩张能揭露我们思考得有多认真,我们的心情是有多激动或是厌恶等等... 我们的瞳孔,即让光射进眼睛的黑色圆孔,不仅能帮助我们视物,它们还展现了我们的内心世界。

  以下10项心理研究能阐释如何从瞳孔大小的变化来窥探一个人内心的各种想法。

  1.我正在努力思考

  看着我的眼睛,假如你问我那个爱抽雪茄的精神分析学之父是谁,你会看不到我的瞳孔大小有任何变化,我能不假思索地说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这个名字。

  但是如果要让我说明板球的比赛规则,你就会看到我的瞳孔扩张了。

  那是因为研究表明你的大脑越是努力地工作,瞳孔越是扩张得厉害。Hess和Polt(两位早期研究眼动模式的认知心理学家)在1964年的实验中接连给予被试们任务去完成,当任务难度越来越大时,他们的瞳孔也变得越来越大。

  2.我的大脑超负荷了

  紧紧盯着我的眼睛看,你会发现,当你解释了够多的板球比赛规则时,我的瞳孔就快缩小成一个点了。

  Poock在1973年的实验中发现当被试大脑负荷达到了他们最大能力承受范围的125%时,他们的瞳孔就会缩小。

  若是换成解释曲棍球的比赛规则,估计也一样(所以还是别问了吧)。

  3.我的大脑损坏了

  医生或医务人员拿着手电筒对着病人眼睛照的原因是去检查他们的大脑是否正常运作(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测试)。他们用首字母缩略语PERRL来表示:瞳孔(Pupils)对光(Light)时应该是等大的(Equal),圆的(Round)以及有反映的(Reactive)。

  如果我的大脑损伤了,也就是说,因为我的脑袋被砸了一下,你将看不到我的PERRL反映。那这可能是其他的一些小端倪,像是脑出血。

  4.你引起了我的兴趣

  瞳孔的大小同时也能表明我是否对你所说的感兴趣。

  White和Maltzman在1977年做了一个实验,让被试们听三本书的摘要:一本是关于性的,一本是关于伤残的,而剩下的一本内容无关痛痒。

  被试们在一开始听到这三本书时瞳孔都扩张了。但是他们接下来只有在听到关于性或伤残的内容时瞳孔才会保持着放大的状态、

  我们可能对任何新鲜事物感兴趣,所以开始时我们的瞳孔会变大一点,但是只有当我们仍对此保持着兴趣时,它们才会持续扩大。

  5.你让我产生了欲望

  一旦事情扯上“性”字,我们的眼睛就会参与其中。当男人和女人有性冲动时,瞳孔也会扩大(参照Bernick et al.在1971年做的一个实验)。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认可瞳孔变大是性冲动的一个信号。往往是通过给人们看裸体画来检验瞳孔大小的,但是一些人反驳道他们实际上只是对那些裸体形式的画感兴趣而已。

  6.你恶心到我了

  就像是当我感兴趣或产生欲望时瞳孔会扩张一样,当我有厌恶情绪时它们也会缩小。

  Hess在1972年的实验中给人们看那些受伤儿童的图片。刚开始时人们瞳孔变大了是因为他们感到震惊,然后瞳孔缩小了是因为他们尝试避开这些令人不安的图片。

  7.自由派Or保守派?

  假如你正巧随身携带着一些政治家的图片,你也许仅凭我瞳孔的大小变化就能判断我是个自由派还是保守派。

  Barlow 在1969年给人们看了林登·约翰逊,乔治·华莱士和马丁·路德金的图片。当自由派看到像约翰逊和金这样的自由派主义者时瞳孔会放大,而当他们看到像华莱士这样的保守派时,瞳孔会变小。而保守派则相反。


  8.我正痛苦着

  假如你现在已经受够了我,恨不得让我痛一下,那何不干脆直接拿笔戳我呢?如果你观察得够仔细,你会看到我的瞳孔放大了。

  Chapman et al. 在1999年的实验中对被试们的手指进行了小型电击,并且测量了他们的瞳孔放大的距离。其中最大的扩张了0.2mm。

  但那仅适用于相对温和的电流。想象一下,你如果直接用220V的电源捅我,我的瞳孔会如何变化。

  9.我嗑药了

  我嗑药了,你甚至可以通过观察我的瞳孔来大致判断药的类型。

  一些药物,像酒精和鸦片,会引起瞳孔变小。而其他的像安非他明(amphetamine),可卡因(cocaine),LSD及麦斯卡林(mescaline,一种迷幻药)能引起瞳孔变大。

  警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们中的一些人用它来作为检查一个人有无嗑药的一种方法。他们通常寻找那些瞳孔缩小少于3mm或超过6.5mm的嫌疑人(其数据参照于Richman et al.在 2004年做的实验)。

  10.我的个性特征

  严格来说,一个人的性格和瞳孔大小关系不大,但最好不要将它列入考虑范围之外。

  如果你近距离观察我瞳孔上的有色区域,即虹膜,你甚至能得到一些关于我的性格特征的线索(参照于Larsson et al.在2007年做的实验)。

091156cd1ae7705cf37eb1

  仔细观察我眼中的隐窝(一些远离虹膜的线,见于上图箭头1处),这表明我是一个温和,有着慈悲心肠的人。如果你看到了我瞳孔上的沟纹(上图箭头3处),那就说明我是个冲动的人。

  这样看来,即便是相同的基因,Pax6,即影响大脑中有关区域化行为的部分(如果你真想知道,就是左边的前扣带脑皮层那),它也诱导了虹膜的组织缺陷。

  小到看不见?

  你可能已经发现了,即使是同一个瞳孔的反映也能揭示不同的东西。尽管普遍来说,当瞳孔扩张了,它传递的是一个积极的信息,当它缩小了传递的则是个消极的信息。但是具体问题还是要具体分析(还得考虑到可能是有人突然打开了灯)。

  这一切都是非常有趣的,但是我们真的能察觉出人类瞳孔大小的微小变化吗?

  根据fMRI 的成像研究表明,对我们来说,有意识地注意到瞳孔大小的改变是十分困难的,但是我们还是能在无意识情况下捕捉到这些微小变化。

  所以瞳孔大小的改变是需要经验来判断的,其伴随着其他语言和非语言的信号,像是一种内心的本能,比如你会本能的去接近某人或者狂奔远离某人。

  不管怎样,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瞳孔理所当然就是大脑的窗户。

Copyright © 1999-2016 HealthTimes All Right Reserved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均可到网上咨询,向全国专家提问!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们联系